我最喜欢的一出新编历史剧——《满江红》(下)

2020-04-15 12:46来源:京剧艺术网阅读量:1585


《满江红》除了行当齐全以外,另一个特色是流派纷呈。剧中岳飞、赵构、胡铨和周三畏四个老生分别属于余、马、言、麒四派。

 

   《满江红》除了行当齐全以外,另一个特色是流派纷呈。剧中岳飞、赵构、胡铨和周三畏四个老生分别属于余、马、言、麒四派。
    孙岳,是中国戏曲学校首届毕业生中的头牌老生,那时,看他在《满江红》里的扎靠戏,是威风凛凛,神采奕奕,几句引子和定场诗念得铿锵有力,加上一身戎装,配上炽热的锣鼓,真是让观众饱览了岳飞胜券在握时豪情壮志,接下来是,岳飞奋笔疾书,写下千古绝唱[满江红]的情节。这是编剧范钧宏、马少波,导演郑亦秋特为让孙岳展示余、谭这两派艺术特色而创作的亦文亦武的角色内容。
    看了孙岳扮演的岳飞,会让人想起谭、余两派的《定军山》《南阳关》《战太平》《珠帘寨》等靠把老生剧目。而在《满江红》的后半部分“大理寺”一场,岳飞有大段的念白,“风波亭”一场又有大段唱腔,这些设置使孙岳的表演才能得到充分挖掘,他把“谭派”的挚朴刚劲同“余派”的纤巧婉转结合得相当出色,因此,也奠定了他以后那种韵味醇厚、技巧精深的演唱风格。1960年李少春曾经满怀希望地说:“孙岳的条件完全可以继承‘谭’、‘余’正宗流派,而且应该掌握这个主流”。事实证明孙岳无愧这个评价,他的一生无论做人还是做戏,都得到内外行的交口称赞。1961年11月他拜师谭富英,这种艺术上的归属,又成为动力,使孙岳的《满江红》成为他的代表作。
    也是在同一场拜师会上,收徒的京剧表演艺术家还有马连良先生,拜他为师的是青年演员冯志孝、张学津。上个世纪的五、六十年代,京剧观众对“马派”和“谭派”同台演出的剧目十分感兴趣,甚至情有独钟,觉得听着过瘾。也许是为了满足大家的需求,《杨门女将》和《满江红》都是“谭派”新秀孙岳和“马派”新秀冯志孝同台的剧目。
    “马派”素以“千斤话百四两唱”著称,在第四场“金殿”当中,冯志孝扮演的宋高宗在为自己的投降主义寻找借口的时候,一口气讲出了四条所谓的“理由”,最后用“孤心已定”表现出坚决投降的铁石心肠。这段念白,冯志孝就充分发挥“马派”严谨、潇洒的特色,念得极富音乐色彩,冯志孝塑造的宋高宗,给人一种面俊心恶的感觉,让人至今难以忘怀。
    还有一位当时非常受欢迎的“言派”青年演员,也是京剧《满江红》的主演之一,他就是毕英琦。和孙岳、冯志孝一样,毕英琦也参加了《杨门女将》《满江红》和《初出茅庐》三出新编剧目的演出,并且大获成功。60年代初,毕英琦拜言少朋为师,使他表演根基更深厚,创作上的方向也更明朗。毕英琦演的胡铨,是个愤多于悲的人物。这个人物给人印象最深的是“金殿”一场的那段[西皮快二六]转[流水]的唱腔,“回首往事最痛心,千古奇冤风波亭”,毕英琦唱得抑扬顿挫,他把“言派”的柔婉唱出了点儿棱角,听着有筋骨,产生出一种回肠荡气的艺术感染力。只可惜这位优秀的“言派”传人英年早逝了。
    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初,首都的京剧舞台上“言派”和“麒派”的演出不是很多,所以京剧《满江红》里面出现了一位“麒派”老生扮演的角色,立刻让观众十分惊喜。这就是萧润增。萧润增也是在六十年代初拜“麒派”创始人周信芳先生为师的,明确师承之后,他就在新戏里根据“麒派”擅长做、表的艺术精髓进行创作,塑造剧中大理寺正卿周三畏的形象。这出戏的第五场和第十场都是周三畏这个人物的重点场次。特别是第十场,牛头山上,周三畏见到牛皋的时候,一边以袖掩面痛哭岳元帅,一边又从袖缝里用眼角偷偷打量岳家军,这种微妙的眼神表演,在舞台上需要夸张一些才能显出效果,萧润增的处理分寸得当,没有一丝一毫的卖弄技巧,既表现出人物的聪明睿智又不失人物身份,醇熟地演出了“麒派”的味儿。
    京剧《满江红》的成功,除了行当齐全,流派纷呈这两个因素之外,还因为它符合京剧表演艺术的规律。她属于新编历史剧目,她的整体面貌比较接近传统戏,因此有些人觉得她的改革不大刀阔斧,不够新。其实,检验剧目是否成功,是否进行了改革创新,还是要看这出戏是否符合京剧艺术固有的艺术规律,是不是达到时代对艺术的要求,能不能满足观众的审美情趣。在这方面《满江红》既做了积极的,开拓性的创新,又非在创新的路上一味地出奇,比如岳飞出场的[引子]和[定场诗]是继承传统的,但省略了传统戏常用的自报家门,这个已属不小的改动,难道不是创新?
    特别是[满江红]原词贯穿全剧,在不同的情绪中反复出现,由于有剧情的引领,不仅没有重复感,反而起到独特的渲染作用,特别是在戏里最后一次出现的艺术处理,很成功。岳家军乘胜追击金兵,幕后和台上共同合唱《满江红》词的下半阙,两个声部的合唱,从“臣子恨”开始每一句都有重复,唱到“朝天阙”三个字,大幕在锣鼓声中徐徐降下,把一种天地浩然,大气磅礴的声势定格在观众的心中,这种艺术美的构思既体现了新的创作观念,也是京剧程式化的继承。
    京剧《满江红》是在岳飞大破朱仙镇金兵惨败,无计可施的背景下拉开序幕的,这种浓郁的欢快的喜剧气氛,随着一声“圣旨下”,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12道金牌把岳飞逼上班师回朝的不归路。喜与悲的大幅度落差,在京剧《杨门女将》中已让人领略过,好像从那时始,不少新编剧目都讲究通过剧情的急转直下,迅速从情绪上掀起波澜,来抓住观众的注意力,剧场效果果然不错。
   《满江红》成功经验是说不完的,只可惜如今没内行总结和整理了。我乃一布衣小民,谨以此文表示我对京剧表演艺术家孙岳以及杨秋玲、李嘉林、吴璋章、毕英琦、俞大陆等演员的无限崇敬和永久怀念吧!                   

标签: 京剧 满江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