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尽相同的大戏与“大”戏——看新编京剧《燕翼堂》

2021-07-18 17:55来源:山东省京剧院 邵艳芳阅读量:1189


 

        6月16日,第十二届山东艺术节隆重开幕,由山东省京剧院排演的新编京剧《燕翼堂》作为开幕大戏在梨园大戏院上演。山东艺术节是山东省规格最高、规模最大的综合性文化盛会,也是目前全国各省中设立时间最早、持续时间最长的省级艺术展演活动之一。山东艺术节自举办以来,推出了一大批优秀的文艺作品和知名艺术家,成为展示全省艺术创作优秀成果、推动山东文化繁荣发展的重要平台,为山东文化强省建设做出了积极贡献。此次艺术节共有20台大型戏剧参评新创作剧目展演,京剧《燕翼堂》能在开幕式亮相演出,足以显见这台新编戏在题材内容、舞台品相以及艺术质量上都达到了一定标准。

 


 

        大戏与小戏,一般来说是按照戏的时间长度来区分的。大戏有大容量,即超过90分钟的大型戏剧,但实际上大型戏剧的演出一般都在120分钟左右。在普遍的观赏习惯里,人们走进剧场,希望在约两小时的时间里看到一个剧情完整、情节跌宕、感情真挚的戏剧故事,享受舞台艺术带来的精神愉悦。然而大戏与“大”戏也不尽相同的,尤其在专业创作范畴里,大戏的“大”不仅要体现在时长,还要在其他方面有所体现,如题材内容、舞台品相以及艺术质量。看新编京剧《燕翼堂》,经过对比与思考,大戏《燕翼堂》的“大”值得探究。


大题材的思想蕴含


        京剧《燕翼堂》根据沂蒙老区临沂市蒙阴县“燕翼堂”刘氏家族的红色故事改编。讲述的是燕翼堂当家人刘合浦将在革命斗争中牺牲的两位亲人浮厝桑行,而刘增易、刘增韵两个小辈又毅然离家参加革命。战乱时代,刘合浦的家族生意难以维系,刘增韵、刘增易又先后代表不同战营回到燕翼堂。生死?存亡?刘合浦作出了艰难选择。最终,刘氏家族一家五口献身抗战,燕翼堂在一团大火中熊熊燃烧。


        记录历史、歌颂英雄从来都是艺术创作的永恒主题,挖掘红色故事、弘扬革命精神也从来都是戏剧作品所担负的神圣使命。近些年,在大的创作导向指引下,对革命题材的戏剧创作尤其重视,又值建党百年,各艺术院团都自觉地向革命事迹、革命人物、革命精神要素材,推出了很多革命题材戏剧。新时代文艺创作要展现出新风貌,具有先进思想引领的红色文艺作品也要赋予新时代下的现实意义。正是在这种背景,山东省京剧院几经论证,最终把《燕翼堂》确立为重点创作剧目投入排演。

 


 

        看过京剧《燕翼堂》的观众对该剧最突出的印象就是大气,这个评价首先得益于选材。戏曲长于抒情,也善于讲故事,随着历史的发展,又将故事赋予思想进而形成今天新编戏的主题主旨,而由大背景、大事件、大人物构成的题材,我们又称之为大题材,毋庸置疑,《燕翼堂》是个大题材。据说,该剧缘起是原作者在采风时先对浮厝产生了兴趣,当了解了刘氏整个家族的故事后更有所震憾。其实大家族入戏并不罕见,山东省京剧院本身就有成功先例《瑞蚨祥》,将家族命运与民族命运相联的构思也不算稀有,但立意往往是小家命系大家,重在讲述国家大环境中的个体家庭的兴衰荣辱。《燕翼堂》的格局刚更大些,它同时书写了“一个家族的涅槃,一个民族的重生”,小家与大国不再是单纯的倚仗与被倚仗的关系,而是更紧密地结合,体现的是共同的进步与脱变,抒发的是由个体而群体、由自发而自觉的革命情怀。


        家国情是大情!新编京剧《燕翼堂》取材于真实的家族故事,这个家族也真实地走出过载入史册的革命烈士,在此基础上提炼的家国情有根可寻,有情可挖。登高看远,《燕翼堂》大题材找得准,思想蕴含自然深厚。


大手笔的制作投入


        京剧相比于地方戏,本身的剧种气质就大气、浑厚。用京剧演绎的《燕翼堂》,其舞台呈现也是相当有气度的。首先,制作和演出单位山东省京剧院是国家级重点京剧院团,具有大团风范,有几十年的院团发展史和十几台有影响力的新创剧目作底,早已形成了科学、成熟的剧目生产体系,对重点剧目的打造从前期筹备立项到后期开展实施,从制作投入到艺术把关,都有着丰富的实战经验。大题材的《燕翼堂》遇到大团风范的院团,其呈现当然必须是精良的。好品相的舞台剧目,绝不是简单的经费充足,会用、巧用投入才能形成良好的舞台效果。


        细数《燕翼堂》的制作,有舞美、音乐、演员三点值得说道。有心的观众会发现,京剧《燕翼堂》的舞美别出新裁,打破了以往京剧舞台的平层式设计,将空间立体了。传统戏里上楼的程式化动作在新编现代戏里是见不到的,而《燕翼堂》里出现了写实的楼梯,在真实的情境里将人物置于高点,同时还在虚化的空间里,由几个人物形成了错落有致的定点。受剧情制约,该剧的舞台场景较为零碎,人物有实有虚,出场有真有幻,因此或者别致的舞美设计会引发业内人士的议论与探讨,但这样的选择是种有益尝试。还有交响乐队的使用也为整个戏的呈现增添了气势。交响乐运用于戏曲不是新鲜事,在样板戏时代就有,何况新创剧目的乐队也早已经超脱只伴奏,而是形成了更为丰富的乐队功能,在戏里烘托气氛、渲染情绪甚至推动剧情。京剧《燕翼堂》的整体呈现风格就是大气、浑厚的,交响乐正当其用。如果说舞美和音乐作为戏的组成部分是外化的,那演员则是戏立上舞台最为核心的内在元素,因为演员的表现直接影响了戏的呈现。山东省京剧院在《燕翼堂》的演员使用上更是大手笔,每一个角色的演员选择都是最佳,构建了强大的演员阵容。刘建杰、吴雪靖、孙卫安、刘栋、张宏建、姚志刚等,除了挑大梁的梅花奖得主,都是出色的青年骨干,在新编戏创作角色方面表现可圈可点。

 


 

        据悉,新编京剧《燕翼堂》早在两年前就已开始启动,但因种种原因实际下地排戏的时间却只有短短两个月,如此一台大戏如果没有大手笔的制作投入是很难如期完成的。所幸,大团的大气魄不仅体现在选戏上,还包括做戏的决心和能力,没有这些,再大的制作和投入也称不上大手笔。


大眼光的艺术对标


        重点剧目的目标都是远大的。此次山东十二艺节上仅省直院团的戏就有4台,仅京剧这一剧种也有4台,无论横向还是纵向比较,《燕翼堂》的坐标定位在哪里?将来能走到哪里?答案需要用大眼光去寻找。我们说做新戏的终极目标是什么?当然是叫得响、传得开、留得住。而要想达到这个目标着力点其实也很简单,就是拿专业的艺术标准去对照、修改、提升。

 


 

        京剧《燕翼堂》一经推出引起广泛关注,总的来说收获了很多肯定,也听到了很多意见。京剧是国粹,该剧又是符合当下思想倡导的大题材,必须有高度地去对待这些肯定和意见,把戏改好。目前来看,《燕翼堂》的加工提高,首先还是要从剧本入手,几点浅薄的见解仅供参考:一,调整剧本结构。戏曲剧目结构讲究一事一线,这是经过了多少实践才得出的真知,与戏曲表达方式、审美习惯等等都不无关系。不得不说,大题材的故事确实很难用一事一线去架构,何况要体现家国命运,必须得有时间跨度和事件积累。因此,需要编剧在现有剧情里拎出一条相对完整的行动线,厘清一对相对关键的人物关系,以此发散来体现繁复的背景交待、曲折的故事发展、多样的形象塑造。二,突出情感表达。长于抒情是戏曲与其他艺术形式最大的区别,唱、念、做、打所有的舞台手段都可抒情,观众走进剧场希望得到的绝不仅仅是看故事,而是体验通过这些手段表达出来的可以共通的情感,所以我们应该最大限度地把戏曲抒情的优势发挥出来。《燕翼堂》家族故事的先决条件已经造就了人们最能共情的亲情,浮厝、离别、对抗等等情节的设置也完全能够将这份情淋漓尽致地传达出来,目前所欠缺的只是笔墨。做好规划,把重点场次的重点场面着重用力,写实写透写完全,只要一两处就足以让观众产生隽永的回味。三,凝炼唱腔唱词。戏曲戏曲,除了戏就是曲,可见曲之重要。为曲赋词,则是让曲插上飞翔的翅膀,用准确、上口的词藻唱出板式、曲牌的音律反映特定情境和情绪可谓听戏最高级的享受。京剧之所以位于中国戏曲所有剧种之首,唱腔的优美和规矩是一个重要方面,这也无形当中对唱词有了较高要求。与地方戏口语化的唱词不同,京剧唱词较为文雅但又不失通俗,同时与传统戏套路式的唱词不同,新编戏里的每段唱必得安排得各得其所,何时唱,唱什么,是叙事还是表情,是长说还是短言,既要节奏得当,又要情绪相宜,还要对揭示主题、刻画人物有推动和提升作用。《燕翼堂》有个别唱段唱词,少了些许技巧与力道,建议加以凝炼。


        做戏不易,山东省京剧院在如此紧迫的时间里立起来这样一个新编剧目难能可贵,《燕翼堂》当前已有的气象和气魄让我们相信在大题材的思想蕴含里进行大手笔的制作投入,再用大眼光去主动开展艺术对标,大气之作《燕翼堂》必将刮起更为强劲的大戏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