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杰|皮影后面执着看民间优秀传统文化的人——喜看唐剧《人影》

2021-12-17 16:20来源:阅读量:1517


 
 
        “南来的燕子北方长”,这是上个世纪70年代初,影调剧《迎风飞燕》中的一句唱,我当时是在收音机中听过几次全剧,从此就喜欢听了,尤其是唱腔的拖腔,一波三折,千回百转,很有韵味。几十年过去了,我还记得这句老生的唱腔。但由于这出戏是写知识青年下乡开展阶级斗争的故事,已经不适合再演了,所以就很少听到皮影调了。
 
 
        得知唐山市唐剧艺术中心将在北京演出三场唐剧《人影》,我赶紧赶到全国地方戏演出中心,看了首场演出,重温那熟悉的唱腔,庆幸看到了一出好戏。
 
 
        《人影》表现了民间艺人从业的艰辛,展示了他们的酸甜苦辣,爱恨情仇,同时把皮影表演这个有800年悠久历史,现在又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民族传统艺术搬上舞台,作出了传承、普及、宣传等众多有深远意义影响的奉献,又以精湛的表演吸引了首都观众,真应当好好点赞一番。
 
        剧情表现了民国初期艺人们的生活,虽然是百多年前的事,但也让现代人看到艺术应当守正加创新,才能葆青春亮色,僵守某些规矩是走入死胡同的新观念。剧中告诉人们,艺人们为皮影艺术可以献出一切,为此敢于破除封建的传男不传女、女人不许登台之陋习,加之小菊宁肯给赵老爷当妾也要保戏班就是一例舍己保戏班的壮举。艺人们的执着是难能可贵的,只有如此,才能让古老的艺术得以流传。
 
 
        皮影需要箭杆操作,是演员的双手,一张口,一副喉咙和超敬业的心来表演,以赢得观众,剧中唱出的人与影之间的辩证关系,很有哲理,皮影后面需要有堂堂正正,以艺术为天的人,有敢于唱“对台影”进行艺术竞争的人,有坚持守正与创新并举的人。
 
 
        《人影》没有搞时髦的“高大上”大制作,舞台背景却很艺术化,突出民国乃至更远时代的背景,简洁的民族化手法,很是清新。演员表演十分真挚,很快就将观众带入剧情。霍老满的爽快、辫子哥的义气、大奶奶的嫉妒、个性突出,人各一面。主角老瓢子的声调和那两步走,活灵活现出“朽”字。最突出的是饰演小菊的演员,不仅嗓子好,唱功棒,身段也好,多次获得观众席上的热情掌声。刚开场时他看赵家班唱影戏的表演。显示出年轻人受到启发的心情,两次打对台失败后,他为了救霍家班决心自入赵府的抉择,有痛苦,有奉献的行动;为学艺敢喝一坛酒的气魄;因学艺爱上了箭杆王的情感追求,均让观众记住了她,她的真情与奉献。在与有情人相爱的表演中,二人以民族舞蹈的身体语汇给予诠释,展示出舞之美、舞台之美。两位演员作为主角很是精到,惹人喜爱。
 
 
        在表现皮影方面,剧中两次出现的片段均在打对台影之中,前边是几位女演员的表演,后面是男演员的所为,把皮影的特点艺术化的呈现出来。之后小菊与箭杆王表演的《白蛇传》一段为戏中戏,恰当的表达了人物的心情,脱离桎梏,甩开绳索,追求自由,乃点睛一笔。
 
 
        《人影》还要于北京之后,在津冀巡演,祝愿演出成功,更祝愿此剧成为保留剧目,让唐剧、皮影带有浓郁历史色彩,又具泥土芳香的传统艺术更好地传承下去。
 
标签: 刘杰 唐剧 皮影